最新文章

TOYOTA冷气、雨季双效健诊活动
外埔绿能生态园区即将完工
STAYREAL 2月迎接开学新品释出
闹过元宵,过年的鬆懈情绪真的该整理整理,认真迎接2012新学期的到来!STAYREAL一口气推出多款
主页 > U优生活 >将近百岁的228和平纪念公园:不说你绝对不知道 如今收容了多 >
将近百岁的228和平纪念公园:不说你绝对不知道 如今收容了多
浏览量:185    点赞:180    发布时间:2020-07-04    点击: 541次

图 /

多久没到新公园走走了呢?现在提到「新公园」,大概只有「旧人类」知道了。

虽然位于老台北的中心地带,自1996年更名为「二二八和平纪念公园」后,这片隐身在台北车站附近的园林好像也随着二二八走入了历史。每年只有在二二八纪念日当天,总统莅临凭弔,这片园子才重新回到人们的记忆中。

身为土生土长的老台北人,我对这片园林的印象始终停留在「新公园」时代,上一回踏入园区恐怕是上个世纪的事了,每次经过附近总是过门不入,只依稀记得…

听说那里常有同志出没、听说建了纪念碑、听说改名成二二八和平公园、听说临襄阳路的围墙拆了…随着时代不断蜕变,这座见证台北百年历史的古董公园渐渐渐渐消失在我的地图上。

永恆的历史回收场

「二二八和平纪念公园」原名「台北公园」,日据时代起建于1899年,到1908年初步落成,是台湾第一座欧风都市公园。由于兴建年代比1897年落成的首座大型公园 -「圆山公园」来的晚,一般俗称「新公园」。

记忆中,伴随我们成长的新公园是个欢乐的所在。

大人带着孩子在大门口的铜牛上拍照、博物馆看展览、逛公园、看蒸气火车头、听露天音乐表演、喝酸梅汤、吃冰淇淋。

睽违二、三十年后再踏入园区,突然惊觉整座公园内四处散落着从别处迁移过来的遗迹,活像个大型历史回收场,所有时代安适地并存在喧嚣都会中这静谧的一隅。

将近百岁的228和平纪念公园:不说你绝对不知道 如今收容了多

临襄阳路的围墙已经拆了,园区和人行道之间的界隔完全消失,但我仍习惯性的从正门入园,彷彿一定要看到大门口那两只铜牛,才能确认这是记忆中的「新公园」无误。

有趣的是,入园后,以最醒目的地标「国立台湾博物馆」为中心。

沿着右边小径走,是日据时代的遗迹: 蒸气火车头、拱桥、莲花池、露天音乐台;沿着左边小径走,是中国治台的遗迹: 天后宫遗址、贞洁牌坊、孔子像、中式亭阁。

两径交会之处,正是「二二八纪念碑」。是巧合?还是必然?

日本 vs 中国 = 悲剧

依照官方说法,当时1995年选择这个地点建纪念碑是有其时空意义的:「以纪念碑为中心,将前方日本时代兴建的台博馆,与后方清代兴建的南门,连成一轴线;向北延伸到台北火车站,向东延伸到台大医院,向西止于西门、中山堂,清楚代表着三个不同统治时期的建筑,将时间、空间、历史压缩成易读、易懂的呈现方式」。

若参照日据时代的老照片,可以发现公园落成初期,除了露天音乐台和中央喷泉,整个园区几乎空蕩蕩的。当时正对喷泉不远处有一尊民政长官后藤新平的雕像,就是现在228纪念碑的位置:

将近百岁的228和平纪念公园:不说你绝对不知道 如今收容了多

最早期的露天音乐台长得有点像凉亭,观众席的座椅就360度环绕在四周:

将近百岁的228和平纪念公园:不说你绝对不知道 如今收容了多

从音乐台往北可以看到后来才兴建的「儿玉·后藤纪念馆」(台博馆前身,1915年完工):

将近百岁的228和平纪念公园:不说你绝对不知道 如今收容了多

有没有发现音乐台的屋顶改了三种版本?瞧瞧当时表演的盛况:

将近百岁的228和平纪念公园:不说你绝对不知道 如今收容了多

直至1935年举办「台湾博览会」时,原本像个小凉亭的音乐台才进化成较适合观赏的半圆形舞台,让观众不至于有只看到表演者背影的遗憾。我儿时记忆中的露天音乐台就是这个版本:

将近百岁的228和平纪念公园:不说你绝对不知道 如今收容了多

现今的音乐台已非当年样貌,算一算应该是第五代了。从舞台现代化的流线造型可以看出,这个版本是战后晚期才改建的:

将近百岁的228和平纪念公园:不说你绝对不知道 如今收容了多

博览会本是十九世纪工业革命时期,欧洲先进国家展现政经实力的大拜拜。日本为纪念治台四十週年,也仿效西方国家举办「台湾博览会」,藉此展示日本帝国在海外殖民的业绩。

台湾博览会是「新公园」在日据时期的最高潮,园中除了台博馆、右侧日式庭园、中央喷泉及改建的音乐台之外,左侧的体育场和后方大片绿地,几乎塞满了临时搭建的各式展览馆:

将近百岁的228和平纪念公园:不说你绝对不知道 如今收容了多

博览会结束两年后旋即爆发七七事变,台湾被迫加入中日战局,直到二战结束国民党接收台湾后,台博馆左后方仍作为体育场之用。

图为1948年在体育场举行足球赛的场景:

将近百岁的228和平纪念公园:不说你绝对不知道 如今收容了多

1949年国民党政府迁台后,台湾成为反共复国的基地。为强化与中国的连结以凝聚向心力,透过都市意象重建,展开一连串去日本化、抹除本土认同的努力。

这片体育场也在1963年被改建成五座中国宫廷式水池亭阁,中央是纪念孙中山的「翠亨阁」,其余四座分别为纪念郑成功的「大木亭」、刘铭传的「大潜亭」、丘逢甲的「沧海亭」,以及连横的「剑花亭」。

图中左侧对称排列的大红中式亭阁,与右侧绿荫浓密的日式庭园形成强烈对比:

将近百岁的228和平纪念公园:不说你绝对不知道 如今收容了多

这种富丽堂皇、红吱吱的亭台楼阁,在我的成长过程成为对威权中国的主要连结:

将近百岁的228和平纪念公园:不说你绝对不知道 如今收容了多

当年一方面引进古典中国元素,另一方面也加快西化的脚步,所以中式庭园理直气壮配上西式草皮和剪成几何图形的植栽,成为庭园造景的主流,沿用迄今:

将近百岁的228和平纪念公园:不说你绝对不知道 如今收容了多

不过在那个戒严的年代,防堵是唯一的思考模式。

堤防、围墙、栅栏、铁窗……都是身边最孰悉的景物,连草皮也要围起来插上「请勿践踏」的标语。图为当时大红八角亭落成后隔年的景象,和现今几乎没两样,除了无所不在的围栏:

将近百岁的228和平纪念公园:不说你绝对不知道 如今收容了多

即使解严28年后的今天,同样思维依然存在。位于台博馆正后方,日据时代的西式喷水池(上),如今成了困在围栅中的「龙池」(下):

将近百岁的228和平纪念公园:不说你绝对不知道 如今收容了多

空间作为改造文化的工具

一百多年前,台湾是没有公园的,公园是伴随现代都市化才兴起的公共空间。当时富贵人家拥有私人园林,一般常民的聚会空间则多集中在庙埕或市集里,所以「公园」一词,完全是西化后的产物。

日本自明治维新即全力西化,殖民台湾之后更把台湾当成现代化的实验橱窗,引进西方都市计画的概念,企图透过城市空间重塑,对被统治者进行文化改造,才有了所谓「公园」的规划。

拱桥流水是日本文化贵族的象徵:

将近百岁的228和平纪念公园:不说你绝对不知道 如今收容了多

运动场、喷泉、露天音乐台都是模仿欧洲公园的设计,反映出日本西化后追求欧美休闲风尚的趋势:

将近百岁的228和平纪念公园:不说你绝对不知道 如今收容了多

国民政府反改造的方式,则是在和洋混血的庭园中,直接植入中国封建元素:

将近百岁的228和平纪念公园:不说你绝对不知道 如今收容了多

这两股力量形成台湾社会的两道潜流,纠结缠斗,无止无休。

漫步在园中,走过儿时熟悉的八角亭、拱桥、小径来到不熟悉的二二八纪念碑前,过去懵懂不明的疑惑突然有了新的领悟。人世间一切都是巧合,也是必然吧!

将近百岁的228和平纪念公园:不说你绝对不知道 如今收容了多

站在两径的交会处,我只祈愿,这是个悲剧的终点。也或许,可以是一个起点,放下仇怨,接纳一切存在。好让我们继续向前。

台湾自古是个移民社会,无论来此讨生活、或据地收刮资源、或不得已退守待机,来来去去乃家常便饭。

每一次改朝换代,总会在空间中留下痕迹,但似乎没有任何一个空间像二二八和平公园这样,包容了每一个时代,所有淘汰的记忆都被丢进这个文化回收筒,成为台湾一百多年来坎坷身世的缩影。

将近百岁的228和平纪念公园:不说你绝对不知道 如今收容了多
(李乾朗教授手绘台北天后宫复原图,原址位于台博馆后方,图片左侧街道为石坊街,今衡阳路。)
空间:政治角力的场域

在十九世纪清治时代,台北城是全台湾最晚兴建的城池,从1879年开始规划到1884年才竣工。建城之初人口并不多,时任台湾巡抚的刘铭传为加速城内繁荣,在1888年筹资兴建了一座天后宫,也就是俗称的妈祖庙,位置就在现今二二八公园台博馆的后方。

将近百岁的228和平纪念公园:不说你绝对不知道 如今收容了多

从老照片中可以看出,这是一座形制庞大壮观的庙宇。「台北大天后宫」不仅是当时人们的信仰中心,更成为地方官绅名流的聚会场所,蔚为一时。

可惜荣景维持不了几年,1895年日军据台后,天后宫立刻被军队徵收充作兵营,后辗转改为台北办务署的临时厅舍、医学院学生宿舍,1905年又成了公园预定地,历经数次风灾任其荒废,凋敝残破无人闻问。

当时「台北新公园」(今二二八公园)从1899年已经开始整建,到1908年初步落成,不过那时还没有博物馆,由于已移作他用的天后宫尚未拆除,早期园区只有在天后宫南侧,约为现今範围的一半。直到1913年实施市区改正,拆掉天后宫、兴建「儿玉‧后藤纪念馆」(今台博馆),新公园的範围才开始往北扩展并形成现今的规模。

仅仅风光七年,这座有史以来最短命的妈祖庙从此消失在人们的记忆中,只剩下庙里的础石、柱珠四处散落在公园内,成为游客歇脚的石椅,从数量可以推知,这座消失的庙宇当年规模一定不小:

将近百岁的228和平纪念公园:不说你绝对不知道 如今收容了多

散置林中的柱珠,在烈日下和树影交织成奇异的风景:

将近百岁的228和平纪念公园:不说你绝对不知道 如今收容了多

这些柱珠,应该算是二二八公园的原住民。

因为整个园区里到处都是和公园不相干,从别处迁入的「移民」。它们的身世同样坎坷,有些来历甚至不可考。

老生代移民:清治遗迹

最早的移民是入门左侧小径上的「黄氏节孝坊」。这座被列为三级古蹟的贞洁牌坊,1882年本落成于东门街,是台北市难得一见百年历史以上的古蹟。日本据台后,1901年要在东门街建总督官邸,就把它拆了,移到当时尚在闢建中的新公园:

将近百岁的228和平纪念公园:不说你绝对不知道 如今收容了多

同样是三级古蹟,位于公园南侧的「急公好义坊」是台湾巡抚刘铭传为表扬清代闻人洪腾云热心公益而兴建的。洪曾于1878年捐出土地兴建考棚,让北部考生不必远迢迢赶到台南应试。牌坊原位于于衡阳路上,1905年为了拓宽道路被总督府拆下重建于现址:

将近百岁的228和平纪念公园:不说你绝对不知道 如今收容了多

「急公好义坊」前面的那对石狮则另有来历,它们和牌坊可不是一伙的。

这对石狮本来镇守在清朝台北府衙门前,大约在今天的重庆南路和怀宁街之间。日本佔领台湾后,曾驻军在台北府衙,后来府衙也拆了,这对石狮才流落到新公园:

将近百岁的228和平纪念公园:不说你绝对不知道 如今收容了多

至于「急公好义坊」后面的小庙,和牌坊也不相干。

最早是清朝时代那附近有块巨石被奉为「石头公」,乡民烧香奉敬、祈求平安。1931年,日本当局把它改建成神社,名为「台北天满宫社」;1945年,日本投降后,神社被毁,再改奉石头公,即俗称的土地庙。

别小看它,这座「二二八公园福德宫」可是北台湾最有名的土地庙之一。

除了清治时期的遗迹被日本人移到园内,象徵台湾现代化的蒸汽火车头,也在退休后被移置到公园里安享天年:

将近百岁的228和平纪念公园:不说你绝对不知道 如今收容了多

入门右侧小径上陈列着两台古老蒸汽火车头,是台湾铁路第一号及第九号蒸汽机车。

第一号(腾云号),是台湾铁路史上第一部蒸汽机车。1887年刘铭传兴筑台北至基隆铁路时自德国购入,用了37年,1924年除役。

另一部第九号,则是台湾最古老的蒸汽机车,1871年英国製。这一部是二手货,日本使用30年才送给台湾,来台后又用了24年,服役超过半世纪才总算在1925年退休。

中生代移民:日治遗迹

到了日治中后期,日本为积极推行文化及意识型态上的改造,1930年在公园南侧兴建「台北放送局」(今二二八纪念馆)。

这幢淡黄色墙面搭配茶褐色花纹磁砖的建筑,是台湾第一个广播电台,也是日人推广日语及宣达政令的重要管道。落成时馆内设有管絃乐团,二楼的第一演奏室供音乐演出用,第二演奏室供演讲用:

将近百岁的228和平纪念公园:不说你绝对不知道 如今收容了多

1934年又在园中设立放送亭,也就是广播用的喇叭。因为在那个年代,收音机还不普及,一般人都聚集在新公园收听广播。

当年日本天皇正式宣布战败投降时,台北就是由这座放送亭播放消息:

将近百岁的228和平纪念公园:不说你绝对不知道 如今收容了多

二战结束后,改朝换代,又来了另一批新移民。

镇守在正门襄阳、馆前路口的那对铜牛,一般都认为是1935年举办 「台湾博览会」时,日本扶植逊帝溥仪建立的满州国送给台湾总督的贺礼,后来被安置于台湾神社。光复后,台湾神社被拆毁,这对铜牛才移置到公园内:

将近百岁的228和平纪念公园:不说你绝对不知道 如今收容了多

不过也有人主张这两只铜牛其实并非一对,西侧那只是旅台日商川本泽一订製献给台湾神社,东侧那只则远来自北海道小樽仔。最早铜牛也是放在台湾神社,光复后才转给台博馆收藏。

将近百岁的228和平纪念公园:不说你绝对不知道 如今收容了多

另一个新移民是坐落于公园内儿童游乐场附近的铜雕骏马。

将近百岁的228和平纪念公园:不说你绝对不知道 如今收容了多

这座铜马的身世,迄今仍是个谜。

日据时代新公园里并没有这匹马,据《台湾旧事-欢迎有闲来坐》部落格版主考证,铜马左右腹侧都有模糊的樱花徽记,神似台湾护国神社的标誌。再加上铜马当年是从大直忠烈祠前的圆环迁移过去的,大直忠烈祠的前身正是台湾护国神社,所以这匹铜马极可能是来自战后被毁的护国神社:

青壮世代移民:戒严遗迹

终战后的台湾庆幸回到「祖国」怀抱,但过不了两年就发现,回不去了。

一方面是日本统治台湾达半世纪,不但积极灌输日本文化,也将日本西化的成果引进台湾。另一方面是台湾并未参与中国大陆推翻清帝、建立民国的过程。

在中国刻骨铭心的八年抗日战争中,台湾甚至成为日方的马前卒。

如何让台湾人重新与中国连结,这对国民政府是个棘手的问题。1947年爆发228事件、1949年政府迁台后,这个问题益形迫切。唯一的方法还是只有重新来个大洗牌,政治上颁布戒严令以收威吓之效,文化上禁绝日语、抑制方言、推行国语、加强儒家思想教育、推广中华文化复兴运动。

于是,公园里又来了另一批不速之客。

将近百岁的228和平纪念公园:不说你绝对不知道 如今收容了多

1963年,五座中国古典大红八角亭浩浩蕩蕩进驻园区。

中央是纪念孙中山的翠亨阁,其余四座是所谓的「开台先贤」郑成功、刘铭传、丘逢甲,以及连横。猜得出来谁是谁吗?

将近百岁的228和平纪念公园:不说你绝对不知道 如今收容了多

「至圣先师」孔子也被迎入园区,镇守在东北角。

那个角落,在日治时代原本有一座央行总裁柳生一义的铜像,战后被改成陈纳德将军铜像,1975年,又改成「杏坛」,矗立孔子铜像,由台北市狮子会与日本群马县高崎狮子会共同捐赠:

将近百岁的228和平纪念公园:不说你绝对不知道 如今收容了多

解严后新生代移民

1987年蒋经国宣布解严,噤声四十年的台湾社会慢慢开始鬆绑。两蒋过世后,为战后政治受难者平反的呼声日高,全台各地纷纷建碑纪念二二八事件。

台北也选在新公园当年竖立后藤民政长官铜像的地方设置「二二八纪念碑」,那个位置战后铜像被拆毁曾改立一座钟塔。1995年纪念碑落成,翌年2月28日正式揭碑,在当时台北市长陈水扁主导下,新公园正式易名为「二二八和平纪念公园」。

将近百岁的228和平纪念公园:不说你绝对不知道 如今收容了多

为何选在新公园设立「二二八纪念碑」呢?

据载,1947年二二八事件爆发当天下午,大批愤怒群众冲入公园中的「台湾广播公司」(即日治时期的台北放送局),对外播音发出控诉,成为全台反抗活动蜂起的开端。这层与二二八事件的历史关联,也成为五十年后公园改名的缘由。

立碑后隔年,也就是1997年,位于公园南侧的「台湾广播公司」,也被改为「二二八纪念馆」:

将近百岁的228和平纪念公园:不说你绝对不知道 如今收容了多

在社会氛围丕变下,1998年,国际狮子会中华民国总会捐赠了一座和平钟,位置约在二二八纪念馆的右前方,该地在日治时代原本是台湾总督儿玉源太郎的纪念铜像:

将近百岁的228和平纪念公园:不说你绝对不知道 如今收容了多

园中另有一座白色「和平雕像」也是狮子会捐赠的:

将近百岁的228和平纪念公园:不说你绝对不知道 如今收容了多

这些解严后的新生代移民,为公园凭添了另一层色彩。一座建于世纪交替的年代,立意展现西化成果、追求现代风尚的欧风庭园,历经百年沧桑,最终成了一座「追溯历史、抚平伤痛的纪念公园」。

以上,是闢建107年后这座公园的最新版本。

但肯定不会是最后版本。随着时代向前推进,这座公园仍将不断演化,就像台湾社会的缩影,来来去去、杂七杂八、兼容并蓄。

一部活的台湾百年史

不管先来后到,这些新旧移民因为世局变化、政权更迭而齐聚于公园内,安身于不同的角落。它们象徵着台湾各个时代的主流价值观,这些纷杂的价值观历经时间淘汰、洗涤、沉澱,最后汇为构筑今日台湾文化的主要元素。

毕恆达在《空间就是权力》一书中曾说:「空间是身体的延伸、自我认同的象徵,更是社会文化与政治权力的角力场。」

透过这座充斥着各式文化icon的公园,终于看到活生生的例证。

相关报导:

228没有「标準答案版」的道德诠释,每一个台湾人都应该回到个人脉络,找到自己的答案 「二二八不是放假而是悲剧」,台湾的历史教育必须彻底抛弃国民党的党国史观 「所以,228关我们什幺事?」面对历史伤口,不能用一个甜美的拥抱就抹去 不要只知道放假…8分钟影片让你搞清楚228事件 228致词全文 柯文哲:我们要留下甚幺样的台湾给下一代? 228前夕》全台各地蒋介石铜像化身为「装置艺术」


上一篇: 下一篇: